向滈的词集

 诗词歌赋     |      2020-02-11 03:14

不关痛痒酒应须费万缗。看花时节正晴曛。香车宝马烂如云。绮阁琴棋消白日,画船箫鼓过青春。子丹原唤是材料。——西汉·曾廉《浣溪纱·赏春》

向滈

虞美女,词牌名,又名“一江春水”“玉壶水”“巫山十八峰”等。以李煜词毛文锡词为宋体,李词为双调三十二字,前后段各四句,两仄韵、两平韵;毛词为双调八十六字,前后段各五句,两仄韵,三平韵。另有七十八字两仄韵两平韵,二十二字五平韵,八十七字前段五句五平韵,后段五句两仄韵三平韵的变体。代表作有李煜《虞美丽的女人·月匣镧前什么日期了》《虞好看的女人·风回小院庭芜绿》等。

浣溪纱·赏春

清代:曾廉

冷月空帘逗一丝。梦回刚是酒醒时。人生那得不情痴。记许通鼻窍为母诵,却凭眉砚写郎诗。旧家风调自谦善。——梁国·程颂万《浣溪纱八阙 其四》

浣溪纱八阙 其四

舍弃广陵花,大器晚成别岁云五。丰台擅奇艳,所惜涴尘土。归吟红药词,移种及春雨。——清代·程梦星《红药栏》

红药栏

桃花林下珠帘卷。恨奉衾裳浅。个人容表想依稀。自在五云深处不须疑。重来只恐非元鬓。皦日要同信。若教三日莫回肠。除是麝煤烟尽又无香。——金朝·曾廉《虞美丽的女子·相思》

虞美人·相思

清代:曾廉

桃花林下珠帘卷。恨奉衾裳浅。个人容表想依稀。自在五云深处不须疑。

重来只恐非元鬓。皦日要同信。若教十八日莫回肠。除是麝煤烟尽又无香。

1

短棹舣湍石,华月满汀洲。应知孤客无寐,特意照离忧。哪个人念常娥单枕,寂寞广寒宫室,亦自□□□。□□□□□,□□□□□。□怜小编,尘满袖,雪盈头。两乡千里萦恨,何事不归休。遥想闺中今夜,夜久寒生玉臂,犹自倚高楼,别泪入湘水,归梦绕鄜州。

图片 1

霜威凄紧,政悲风摇落,龙鹤山群木。十里芳香方盛赏,岩桂娇黄姹绿。九畹衰业,东篱落蕊,到此成粗俗。孤标高远,淡然还媚幽独。憔悴诗老多情,问佳人底事,幽居空谷。日暮天寒垂翠袖,愁倚萧萧脩竹。林下神情,月边风露,不向雕栏曲。殷勤只有,篆烟留得馀馥。

此调为明代教坊曲,始词见于敦煌曲子词,前后段结句为七三句式,与五代顾复六首相似。《词谱》列七体,当以李煜此体为宋人通用者。《碧鸡漫志》云:“《虞女神》旧曲三,其生龙活虎属中吕调,其生机勃勃属中吕宫,近世又转入黄钟宫。”元高拭词注“仲秋调”。《乐府雅词》名“虞美女令”。周紫芝词有“只大概寒,难近玉壶冰”句,名“玉壶冰”。张炎词赋柳儿,因名“忆柳曲”。王行词取李煜“恰似大器晚成江春水向西流”句,名“大器晚成江春水”。

玉粉匀梅,麹尘浮柳,尽檐迟日钟爱。金猊喷麝,庭户转香风。好是家居戏彩,寿觞举、和满春容。须知道,闺门孕秀,佳气在帘栊。 无穷。观盛事,年年此会,拚醉金钟。又何须、西池高宴仙宫。尽把乔松□寿,兼大国、秦虢重封。那堪更,门阑多喜,女婿近乘龙。

至于“虞美眉”名称的来源,有三种可能。虞美女,秦末人,即虞姬。西楚霸王之姬妾,常随侍军中。汉兵围楚霸王于垓下,羽夜起饮帐中,情绪激昂地唱歌;虞姬以歌和之。又草名,外号丽木笔花、满园春,花有红、紫、白等色;逸事此花闻《虞美眉》曲便乌贼舞动。王灼《碧鸡漫志》卷四:“《虞美貌的女孩子》,《脞说》称起于楚霸王‘虞兮’之歌。予谓后世以此命名可也,曲起于唐时,非也。曾子舆宣妻子魏氏作《虞靓妹草行》有云:‘三军散尽旌旗倒,玉帐佳人坐中年老年。香魂夜作剑光飞,青血化为原上草。芳菲寂寞寄寒枝,旧曲闻来似敛眉。’又云:‘那时史事久成空,慷慨尊前为起舞。……然旧曲三,其大器晚成属中吕调,其一中吕宫,近世转入黄钟宫。”

别时抆泪花无奈。但始终、教郎佳。此日扁舟游远浦。雨晴云树。月斜烟树。目断家何许。红笺不寄相思句。人在潇湘雁回处。屈指归期秋已幕。万千里路。两多头绪。恨不飞将去。

此调以七字句和五字句为主,配以三个九字句为结,凡四换韵,仄韵与平韵相间,每句用韵,由此音节明快洪亮,气势奔放,以情绪激昂地唱歌为骨干特点。黄大舆《赋虞美眉草》云:“尘间离恨几时了。不为硬汉少。楚歌声起霸图休。玉帐才子血泪、满东流。葛荒葵老芜城暮。玉貌知哪个地方。现今芳草解婆娑。独有立时魂魄、未消磨。”辛幼安对此难题亦赋云:“当年得意如芳草。日日春风好。拔山力尽忽悲歌。饮罢虞兮今后、奈君何。世间不识精诚苦。贪看青青舞。猛然敛袂却亭亭。怕是曲中犹带、楚歌声。”苏子瞻用认为朋友赠别亦发自悲慨之情:“波声拍枕长淮晓。隙月窥人小。暴虐汴水自东流。只载生机勃勃船离恨、向北州。竹溪花浦曾同醉。酒水味多于泪。哪个人教风鉴在尘埃。酝造一场烦扰、赠给外人来。”蒋捷抒写整个终身的慨叹:“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DongFeng。近年来听雨僧庐下。鬓原来就有数也。世态炎凉总残忍。生机勃勃任阶前雨水、到天明。”五代与金朝小说家亦多有以此调抒写儿女之情者,如明代何桌词:“分香帕子揉蓝腻。欲去殷勤惠。重来直待鹿韭时。只恐花知知后、故开迟。别来看尽闲桃李。日目阑干倚。催花无计问东凤。梦作一双蝴蝶、绕芳丛。”此调适用之主题材料较广,但仍以抒情为主。

多情赋得相思分。便揽断、愁和闷。万种千般说不尽。吃她圈樻,被她拖逗,便佛也、须教恨。传消寄息无凭信。水远山遥怎生奔。梦也近期难得近。伊还知道,为伊成病,便死也、什么人能问。

图片 2

翡翠林梢青黛山。小楼新罨画,卷珠帘。碧纱窗外水挼蓝。凭栏处,相对玉纤纤。人散酒阑珊。夜长都睡皱,唾花衫。一弯残月下风檐。凌波去,罗袜步蹁跹。

举世瞩目小说

天各一方,两头三绪。凭高望断迢迢路。乌苏里江上客归迟,片甲不回青春暮。步步金莲,朝朝琼树。前段时间都以忧伤处。飞鸿过尽没书来,梦魂依然阳台雨。

南唐·李煜《虞美人·花前月下哪天了》

费尽东君无限巧。玉减香销,回首让人老。梦绕岭头归未到。角声吹断江天晓。燕子来时春偏巧。寸寸柔肠,休问愁多少。今后欢心还草草。凭栏意气风发任桃花笑。

南唐·李煜《虞靓妞·风回小院庭芜绿》

瘦损东阳绿底事,离愁别恨难禁。夜长何人共拥孤衾。来时青鬓在,今已二毛侵。流水马岳阳仍为,兰桡过往的事空寻。生龙活虎番风雨又春深。桃花都落尽,赢得是清阴。

唐·冯延巳《虞美丽的女人·玉钩鸾柱调鹦鹉》

乱后此身何计是,翠微深处柴扉。即今双鬓已如丝。虚新秀底用,真意在鸱夷。治国无谋归去好,衡门犹可楼迟。不要紧沉醉典春衣。人生行乐耳,须富贵何时。

唐朝·苏和仲《虞美眉·波声拍枕长淮晓》

长记酒醒人散后,风月满江楼。楼外国香烟波万顷秋。高槛冷飕飕。想见云鬟香雾湿,斜坠玉搔头。两处相思同样愁。休更照鄜州。

元朝·苏文忠《虞美女·有美堂赠述古》

隔开分离疏影照横塘。东风吹暗香。陇头归路指苍茫。江南春兴长。扃小院,静回廊。有人凭短墙。角声惊梦月横窗。那时能断肠。

北宋·苏轼《虞美人·述怀》

临水窗儿。与卷珠帘看画眉。雨浴红衣惊起后,争知。水远山长各自飞。备受孤栖。极目风烟说与哪个人。直是为她憔悴损,考虑。怎得心肠大器晚成似伊。

北齐·秦观《虞美女·油桃天上栽和露》

流水断桥衰草,西风落日清笳。往来获得鬓边华。此去征鞍休跨。烟溆绿深陂筱,霜篱红老江花。太平山尽处是侬家。拟唤渔舟东下。

北宋·舒亶《虞美人·寄公度》

门柳疏疏映日,井桐策策翻秋。萧疏不似那个时候游。独有山光如故。别久犹牵去梦,怀多还惹新愁。吹箫人在雁回州。不管沈郎消瘦。

宋朝·辛忠敏《虞美丽的女人·同父见和再用韵答之》

竹寺青灯永夜,江城黄叶高秋。那个时候文物尽交游。 更为笛声怀旧。牢落生平羁思,风骚万斛诗愁。强邀从事到青州。酒病绵绵越瘦。

南宋·蒋捷《虞美人·听雨》

抵死漫生要见,偷方觅便求欢。十一分别获得取带围宽。划地前段时间难恋。枕畔水沉烟尽,床头银蜡烧残。鸳衾不觉夜深寒。记取有人肠断。

南宋·蒋捷《虞美人·梳楼》

别后千思万想,眼前岁月忧伤。小街栏槛记追游。料得新妆依然。自笑特别蒂殢,为他极度闲愁。莫将离恨寄鄜州。闻道腰肢愈瘦。

清·纳兰容若《虞美人·银床淅沥青梧老》

酒阑欹枕新凉夜。断尽人肠也。南风吹起不菲愁。不道沉腰潘鬓、不禁秋。近日病也无人管。真个难消遣。东临一笑直千金。争奈庄陵情分、在文君。

清·纳兰成德《虞美丽的女人·曲阑深处重相见》

宝梳半脱文窗里。玉软因什么人醉。锦鸳应是懒熏香。□作者水村孤酌、减疏狂。那时纵有千金笑。情味如伊少。带围宽尽莫教知。嫌怕为侬成病、似前时。

清·纳兰容若《虞靓妹·秋夕信步》

路尽阿克苏河水,中国人民银行瘅雾间。昏昏西日度严关。天外豆蔻梢头簪初见、岭南山。北雁连书断,新霜点鬓斑。此时休问哪一天还。准拟黄冈佳处、过春残。

图片 3

屈指新冬,肃霜天气菊花节后。授衣时候。兰菊香盈袖。此日生申,维岳钟神秀。倾名酎。篆添金兽。共祝如椿寿。

虞美人·墙头马上哪一天了

痴情被恼。枉了东君Infiniti巧。真个愁人。一片轻飞减却春。阑干凭暖。目断彩云肠也断。两岸八仙岭。隐约孤舟浪接天。

五代:李煜

从自古以来此地几通过。家近奈情何。长记月斜风劲,小舟犹渡烟波。近期老大,欢消意减,独有愁多。不似旧时心性,夜长听彻渔歌。

月匣镧前曾几何时了?以前的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DongFeng,故国痛定思痛月明中。

秋萧索。别来先自情结恶。情愫恶。日斜庭院,月明帘幕。轻离却似于人薄。近年来休更缅想着。思量着。肝肠空断,水云辽邈。

雕梁画栋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风度翩翩江春水向南流。虞美丽的女人·听雨

自笑好痴迷。只为小编、忒セ雏儿。前段时间都得傍人道,帖儿下边,言儿语子,那底都以虚脾。楼上等多时。两地里、人马都饥。低低说与当直底,轿儿抬转,喝声靠里,看作者么、裸而归。

宋代:蒋捷

清晓渡横江,江后一个月寒霜白。寂寞断桥南畔,有梅花色。玉肌孤瘦恰如伊,此际转相忆。且道这几个忧虑,看何时休得。

黄金时代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蕙怨兰愁,玉台羞对啼妆面。懒匀香脸。不放眉峰展。幽恨什么人知,锦字空传远。哪一天见。为郎肠断。不似郎情浅。

后天听雨僧庐下。鬓本来就有数也。悲欢离合总严酷。风华正茂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虞美丽的女人·风回小院庭芜绿

闽东楼上好凭栏。DongFeng吹鼻酸。宦游哪个地方不惊湍。白鸥盟已寒。空饮恨,废追欢。沈郎衣带宽。故人休放酒杯干。目前行路难。

五代:李煜

旧恨新愁无际。近水远山都以。西南有高楼,正为行藏独倚。留滞。留滞。家在吴头楚尾。

风回小院庭芜绿,柳眼春相续。凭阑半日独无言,依旧竹声新月似当年。

梦断绿窗莺语。消遣客愁无处。小槛俯青郊,恨满楚江南路。归去。归去。花落后生可畏川烟雨。

笙歌未散尊罍在,池面冰初解。烛明香暗画堂深,满鬓青霜残雪思难任。虞美丽的女人·曲阑深处重相见

直面雨和风峭。极目水空烟渺。家在武陵溪,Infiniti壑讥峰诮。归好。归好。睡足生机勃勃江春晓。

北齐:纳兰性德

楼上千峰翠巘。楼下豆蔻梢头湾清浅。宝簟酒醒时,枕上月华如练。留恋。留恋。前不久水村烟岸。

曲阑深处重相见,匀泪偎人颤。凄凉别后两应同,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

水柳千头万绪。特意织成愁绪。休更唱阳关,就是渭城南路。归去。归去。红杏风流罗曼蒂克腮春雨。

半生已分孤眠过,山枕檀痕涴。忆来何事最销魂,第意气风发折枝花样画罗裙。虞美丽的女人·宜州见梅作

野店几杯空酒。醉里两眉长皱。已自不成眠,那更洒醒时候。知不知。知不知道。直是为她消瘦。

宋代:黄庭坚

何人伴明窗独坐。和本身影儿多少个。灯烬欲眠时,影也把人抛躲。无那。无那。好个恓惶的作者。

天涯也许有江南信。梅破知春近。夜阑风细得香迟。不道晓来开遍、向北枝。

厮守大多时价。何人信一筹一画。相送到矾园,赢得泪珠如泻。挥洒。挥洒。将底江州司马。

玉台弄粉花应妒。飘到眉心住。一生个里愿杯深。去国十年老尽、少年心。虞美人·玉楼缥缈孤烟际

桃花堤。柳花堤。芳草桥边花满溪。如今戎马嘶。 千莱茵河。万吉林。归雁横云落日低。登楼望欲迷。

宋代:欧阳澈

行相思。坐相思。两处相思各自知。相思更为什么人。 朝回忆。暮相思。十18日相思十六时。相思数不尽期。

玉楼缥缈孤烟际。徒倚愁如醉。雁来人远暗消魂。帘卷风度翩翩钩子新月、怯黄昏。

小楼不放珠帘卷。水客羞照啼妆面。金鸭水沉烟。待君来共添。鹊声生暗喜。翠袖轮纤指。细细数归程。脸桃春色深。

那人新闻全无个。幽恨什么人凭破。扑花蝴蝶若知人。为笔者一场清梦、去周围。虞美女·小梅枝上东君信

云屏月帐孤鸾恨。香消玉减无人问。斜倚碧琅玕。萧萧生暮寒。低垂双翠袖。袖薄轻寒透。庭院欲黄昏。凝情空断魂。

宋代:晏几道

离愁万斛。春思难节制。瘦尽玉肌清彻骨。蹙损两眉秀绿。画屏罗幌输君。文鳞锦翼尤勤。长记酒醒香冷,笑将髻子隈人。

小梅枝上东君信。雪后花期近。南枝开尽北枝开。长被陇头游子、寄春来。

休逞生机勃勃灵心,争甚闲言语。十二年间并枕时,没个牵情处。四周岁学言儿,柒周岁娇痴女。说与傍人也断肠,你自思虑取。

历年衣袖年年泪。总为今朝意。问什么人同是忆花人。赚得小鸿眉黛、也低颦。虞美眉·白桃天上栽和露

宋代:秦观

桃子天上栽和露,不是凡花数。乱山深处水萦回,缺憾一枝如画为哪个人开?

轻寒细雨情何限!不道春难管。为君沉醉又何妨,只怕酒醒时候断人肠。虞漂亮的女子·有美堂赠述古

宋代:苏轼

湖山信是西南美,一望弥千里。使君能得三遍去?便使樽前醉倒更犹豫。

沙河塘里灯初上,水调什么人家唱?夜阑风停欲归时,唯有一江明亮的月碧琉璃。虞美眉·寄公度

宋代:舒亶

水华落尽天涵水,日暮沧波起。背飞双燕贴云寒,独向小楼东畔、倚阑看。

流转只合尊前老,雪满长安道。故人早早晨高台,赠作者江南春色、一枝梅。

图片 4

虞美女·银床淅沥青梧老

南梁:纳兰成德

银床淅沥青梧老,屧粉秋蛩扫。采香行处蹙连钱,拾得翠翘何恨不可能言。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背灯和月就花阴,已然是十年踪迹十年心。虞美眉

宋代:苏轼

持杯摇劝天边月。愿月圆无缺。持杯复更劝枪乌贼。且愿乌鲗长在、莫离披。

持杯月匣镧前醉。休问荣枯事。此欢能有几个人知。对酒逢花不饮、待几时。虞雅观的女孩子·梳楼

宋代:蒋捷

丝丝倒挂柳丝丝雨。春在溟濛处。楼儿忒小不藏愁。几度和云飞去、觅归舟。

天怜客子乡关远。借与花消遣。木丹红近绿阑干。才卷朱帘却又、晚风寒。虞美眉·弄梅骑竹嬉游日

近现代:王国维

弄梅骑竹嬉游日。门户初相识。未能羞涩但稚嫩。却立风前散发衬凝脂。

多年来瞥见都万般无奈。但觉双眉聚。不知何日始工愁。记取那回花下大器晚成妥洽。虞美女·碧苔深锁长门路

近现代:王国维

碧苔深锁长门路。总为蛾眉误。自来积毁骨能销。并且真性红细胞加多症一点臂砂娇。

妾身但使鲜明在。肯把朱颜悔。从今不复梦承恩。且自簪花坐赏镜中人。

图片 5

虞女神·赋虞好看的女人草

宋代:辛弃疾

当年得意如芳草。日日春风好。拔山力尽忽悲歌。饮罢虞兮从此以后、奈君何。

江湖不识精诚苦。贪看青青舞。蓦然敛袂却亭亭。怕是曲中犹带、楚歌声。虞美女·曲阑干外天如水

宋代:晏几道

曲阑干外天如水。昨夜还曾倚。初将月球比佳期。长向月圆时候、望人归。

罗衣著破前香在。旧意什么人教学改善。意气风发春离恨懒调弦。犹有两行闲泪、宝筝前。虞美丽的女生·雨后同干誉才卿置酒来禽花下作

宋代:叶梦得

落花已作风前舞。又送黄昏雨。晓来庭院半残红。唯有游丝千丈、罥晴空。

客气花下同支持。更尽杯中酒。美丽的女生不用敛蛾眉。小编亦多情不得已、酒阑时。虞靓妹·春情只到鬼客薄

后唐:纳兰成德

风情只到鬼客薄,片片催零落。夕阳何事近黄昏,不道俗世犹有未厉阴宅。

银笺别梦那时候句,密绾同心苣。为伊判作梦里人,索向画图清夜唤真真。虞美丽的女子·DongFeng荡飏轻云缕

宋代:陈亮

东风荡飏轻云缕,时送萧萧雨。水边台榭燕新归,一点香泥,湿带落花飞。

木丹糁径铺香绣,如故成春瘦。黄昏庭院柳啼鸦,记得那人,和月折鬼客。

图片 6

虞美丽的女孩子·影松峦峰

清代:侯文曜

有的时候候云与高峰匹,不放宽峦历历。望里依岩附壁,雷同黏天碧。

有的时候峰与晴云敌,不准露珠轻滴。别是娇酣颜色,浓淡随伊力。虞雅观的女生·廉纤大雨池塘遍

宋代:周邦彦

廉纤大雨池塘遍。细点看萍面。一双燕子守朱门。比似平时时候、易黄昏。

保康酒泛浮香絮。细作更阑语。相将羁思乱如云。又是蓬蓬勃勃窗灯影、两愁人。虞雅观的女子·愁痕处处无人省

金朝:纳兰成德

愁痕四处无人省,露湿琅玕影。闲阶小立倍萧条。还剩旧时月色在潇湘。

恋新忘旧转是多情累,曲曲柔肠碎。红笺向壁字模糊,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虞美貌的女人·波声拍枕长淮晓

宋代:苏轼

波声拍枕长淮晓,隙月窥人小。凶暴汴水自东流,只载黄金时代船离恨别西州。

竹溪花浦曾同醉,酒臭味多于泪。何人教学学风鉴在灰尘?酝造一场忧虑赠与外人来!虞美貌的女生·残灯风灭炉烟冷

后晋:纳兰性德

残灯风灭炉烟冷,相伴唯孤影。判教狼藉醉清樽,为出版间简单的讲是何人。

难逢易散花间酒,饮罢空搔首。闲愁总付醉来眠,只恐醒时仍然到樽前。

图片 7

虞美人·述怀

宋代:苏轼

归心正似桃月草。试著莱衣小。橘怀几日向翁开。怀祖已瞋文度、不回来。

禅心已断红尘爱。独有平面相交在。笑论瓜葛风流倜傥枰同。看取灵光新赋、有家风。虞美眉·疏篱曲径田家小

宋代:周邦彦

疏篱曲径田家小。云树开清晓。天寒山色有无中。野外一声钟起、送孤蓬。

添衣策马寻亭堠。愁抱惟宜酒。菰蒲睡鸭占陂塘。纵被游客惊散、又成双。虞靓妞·无聊

清代:陈维崧

庸俗笑捻乌贼说,随地鹃啼血。好花须映好平台,休傍秦关蜀栈沙场开。

倚楼极目深愁绪,更对DongFeng语。好风休簸战旗红,早送鲥鱼如雪过江东。虞女神·韶华争肯偎人住

清代:董士锡

春光争肯偎人住?已然是滔滔去。DongFeng无赖过江来,历尽万水千山何时回?

秋声带叶萧萧落,莫响城头角!浮云遮月不明了,什么人挽多瑙河风流倜傥洗放银色?虞美貌的女人·扁舟15日秋塘路

宋代:陈与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