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

 小说     |      2019-12-03 04:36

一分开,既永别
文 天煞孤星
打开QQ,嘀!嘀!嘀“在啊!?”不知道是某人加了玩发来的信息,我随意看了看资料,随之我整个人都顿了顿,是她…我前。。。姐诺,
"蒽"我淡淡的回了一句尽量掩饰我中的平静,

第1天
2011-06-04

              (继续前篇“洗清一切”)

“你还好吗?”我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了句

从长沙去岳阳的火车,大约一个半小时。火车穿过洞庭湖,望向窗外无尽的水面,心情舒畅。

                      新的人生

“?a href='' target='_blank'>人的惆桑。?rdquo;“

岳阳

                      十一年后

我过得很好啊!咧!这是我和我男朋友的相片,是不是很帅,我们很幸福的。”

第一次去岳阳,虽然下着雨,但岳阳人们的热情,城市的干净,道路的宽敞还是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医院阳台)

相片上的她还是老样子依旧那么漂亮,至于她旁边那一位尽管心中满是那一句“长的跟车祸似的,好白菜让猪拱了”我还是违背良心回答着“很帅,你们挺般配的,……”本来想加上一句“祝你们幸福…”却发现我手背已变成湿漉漉的,那来的水?我摸了摸眼角…原来这是我的泪…

图片 1

            “养父,你怎么样?”我关心地对坐在轮椅上背对着我中年男人说道。

“我下了,拜拜”没有理会她会发什么信息,我怕我会更失落,看着她过得比我好我心里却很不是滋味,难道她这翻举动就是在数落我的过去告诉我没有我她照样活的好好的,她成功了,成功的骗取了我的眼泪.

岳阳火车站,习惯了在每个火车站都拍上一张,可能源于自己的铁路情结吧

          他用沙哑的声音回答我:“我没事...咳...咳...”我心疼地望着我的养父阿迪斯·凯萨,对他说:“养父,你就别再说话了,你已经很痛苦了。”凯萨好像没听到我说的话似的,继续说:“小诗,我活不了多久了,我希望你能继承我的家业,我知道你不喜欢和别人勾心斗角,可我不能看着我这一辈子建造的成就就这么破碎了,副总裁的位置也很高,但不会被经常骚扰,对于你来说,别人过来报告,你就是觉得是骚扰...咳咳...所以我特别安排了这个位子给你的,我相信你能做好的,因为,我明天可能就要死了,我似乎感觉到手不是自己的,昏昏欲睡,神志不清,我想去睡一下,小猫,你快带我去,那里还有需要我喂食的树呢...”我流下了眼泪,唉,养父又犯病了。

天道不公,注定痴情者在过去的记忆中悲痛一生!,我擦了擦眼泪翻阅着陈旧的日记,我看见她那张美丽的笑脸,昨天被时间摧残记忆已变成了回忆,可是那些甜蜜那些辛酸依旧在脑海历历在目,

岳阳

        我的养父得了脑癌,已经干涉到脑部系统了,不知道他...是否明天就会离开我...

有些人
我以为还可以见面的。。
有些事
我还以为可以继续的。。。
但是就在我那一转身的那一刻
有些人就在也看不到了。。。
有些事也就再也不能继续了。。。
当月亮升起既而又落下的时候
一切都变了……也许就在也回不去了
那一年
我十六她十七,
我们都还是无知的孩子,
我说:我拿青春换作草,
她说:我拿年龄比作花。
-网络我知道我们为的只是缘分,
我们是通过网络相识的,一句话让我决定见见她,
她说:我就是在岳阳的耶,
我说;我在岳阳还真没见过你。

图片 2

                      (第二天 病房内)

-南湖广场
第一次见她我们相约的是南湖广场,
我们一起平平淡淡的步行三百米,
我们支支吾吾的都没说话,
她内敛的身影给我留下一个很好的印象。

六月份的洞庭湖畔,这样的暴雨是很常见的

        “嘀...嘀...嘀...嘀...”显示屏上出现了一条直线,我一看,惊慌地大叫起来:“医生!医生!”我跑到病房门后,打开门,带着哭腔大叫:“快叫医生!我爷爷不行了,快叫他来!”我对着门前的护士大叫,她一愣,随之就赶忙跑去叫杨医生了。

-好朋友
我们开始慢慢出去玩
一次次出去散步
她说:你怎么不爱说话啊!典型木头
我说;就你话多
-城市英雄
她望着城市英雄游戏厅里的娃娃望穿秋水,
我说:你出去买下东西我保证给你夹几个,
她说:不会吧!我就出去几分钟夹了这么多?
其实娃娃都是她出去时间我到隔壁买的。

岳阳

        杨医生过来了,他打开养父紧闭的眼睛,看了一眼,转身对身旁的护士小声说道:“死亡者阿迪斯·凯萨,死亡日期2017·2·30上午9点18分...”养父...他...死了。

-饭菜
第一次我给她做饭菜,
我义不容辞,她说:特好吃,我都吃完了
我说;不会吧!你咋那么能吃

图片 3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徘徊这几个字:养父死了。我有些迷茫,有些无助,想起了我跳楼被救之后上学的第一天:所有人都对我排斥,说我是个野孩子,爸妈不要我,我姐也不要我,唯独季诺对我有些怜悯,可我恨她,我不想靠近她,我们从此没有再说过话。上学第五天,是星期五,我在之前跳楼那天暗黑的小巷里忧伤地哭,没有人发现我,直到月光照耀到我的身上,养父发现了我,对我说:“孩子,你的爸妈呢?”我摇摇头:“死了。”养父笑了笑:“孩子,要不你跟我回家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孩子,你叫什么名字?”我想了想,我现在没有依靠了,不管他是不是好人,我都只能跟着他了:“我叫夏黎安,我想改名,改成白静诗,你能帮我么?”他慈祥地望着我:“当然可以,我的名字是阿迪斯·凯萨,我明天就帮你办手续。嗯~我以后就叫你小诗吧?”我笑了笑:“嗯,那我就叫你养父。”

-那一次
她说;我要喜欢上你怎么办,
我说;怎么会你是我姐,
她笑了笑便什么也没说了,
但是那次我心里却很疼。

岳阳

        那时是我跳楼之后的第一次微笑,也从此获得了微弱的宠爱。

-我们之间
我发现自从我叫上她姐后我们就少了些东西,
我们在也不会弄出那些暖味,
也没有了彼此的那些爱护,
仿佛我们就要从此离去。

汴河街 图片 4

图片 5

-分开
我们的分开让我觉得是意料之内的,
我知道的,我承认我脾气不好,
遇到触动我眉头的事情,我便头脑是热的,
可我到现在依然骗着自己拉黑QQ,怎么怎么都是我做的,
可是她却是走了,彻彻底底,
独留我怀恋以前。

开始还会担心在端午小假期里,岳阳这样的地方会不会很多人。结果可能因为天气的原因,汴河街里基本上都没有什么人。

        可现在,养父死了,又只剩下我了,我看来只能继承他的家业了,毕竟我不能把他耗尽一生心血的基业毁于一旦。

-后话
这个城市充满着哀伤,那段时间我不敢上街不敢出门,因为这里每到一个地方都有和她的回忆,
在超市的门口 我望着,当年她就在此地忙碌,
在从12路车上出来 我仿佛看见了她的身影,问自己以后要是她不在了我怎么办,
在家里玩着年前她还打过的手机听着音乐怀念她,随声附和 听到那首,张韶涵(亲爱的那不是爱情)
我问我 :当初我为什么会那样,如果当初不叫她姐会不会有不同的结果,
我空间上写道;某人,我不小心把你弄丢了。
我问自己为什么:我是想挽留什么吗?

汴河街

                          (一个月后)

现在没她的日子已经过去,我们也不会在一起聊天了,这一切都像梦一场,仿佛醒来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图片 6

        “咚...咚...”雾化玻璃门传来敲击声,我一边收拾文件一边说:“进来。”总经理杨海蔓打开门走进来,她今天梳了一个单马尾,看起来清爽干练。她拿着一份文件对我说:“白副总,这是您的秘书面试名单,请您过目。”她把文件递过来,我伸手去拿:“哦,你可以出去了。”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今年不知人何处,桃花依旧笑春风."我读着这一首仿佛在写我的诗句,淡淡的伤感却又使我眼角贱起了泪花。…..

汴河街

      我翻开文件,还没开始看,就看到了一个引我注目的名字----季诺

图片 7

      她还没找到工作?

即便下着雨,即便店家都关了门,我们总是能自娱自乐,悠闲的逛着

      我脑子里浮现出姐姐写的信,还有大姨留下的那把沾满血迹的刀...

汴河街

      我把文件迅速合上,放进抽屉立即上锁,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仿佛我那被上了锁的心又想再次突破重围,获取自由,又想去发泄,想去哭。但哭往往总是最无用的,我会选择冷静,冷静会让我理智。                  (许久)不行,还是不行,我必须采取更好的方法...唉,算了算了,不想了,赶紧去睡觉,我起身打开一扇室内门,里面有一张白色简约的床,还有一个桦木衣柜和白色落地灯,我朝床走去,躺下盖好被子,可还是想着一些东西:这种急躁的想法会令我冷静了还是不理智,我必须要在这个时候保持旁观者的想法,就像这件事不关我事一样,要训练一下,避免不需要的思考。

图片 8

图片 9

汴河街

(这张图是成为副总裁的小诗,之前的是学生装的→_→)

图片 10

汴河街

图片 11

汴河街

图片 12

汴河街里,当地人在这儿参加象棋赛

汴河街

图片 13

和别的地方一样,汴河街中很多这样的装修精美的店子。虽然喜欢,但价格高的让我们看看而已

汴河街

图片 14

汴河街

岳阳楼 图片 15

岳阳楼买票入口处

岳阳楼

图片 16

元代时期的岳阳楼

岳阳楼

图片 17

清代时期的岳阳楼

岳阳楼

图片 18

岳阳楼

图片 19

岳阳楼

图片 20

岳阳楼

图片 21

岳阳楼

图片 22

岳阳楼

图片 23

岳阳楼